在实施政府引导的同时

2020-08-12 02:08

现在,这枚“钻石”安静地躺在祖国版图上偏西的位置,待人发掘。这个呈菱形状的区域给人无限遐想,在全国两会上,成都提出构建“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经济圈”的建议。

李光惠认为,从经济发展来看,成都在西部城市中是较发达城市,昆明相较有一定差距,比如在教育方面,成都的教育理念、对师资的培训方面都走在全国前列,“我们学校经常组织老师到成都考察取经。”另一方面,昆明的生态环境保护、民族文化保护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在越来越重视生态、文化保护的今天,成都可以向昆明取经。李光惠表示,四川和云南还可以在道路交通上紧密联系,形成交通网,双方今后的发展还会更迅速。

李铀指出,成都具有强劲的经济实力和完善的基础设施,也积极承担着推进改革的重任,尽管地处内陆,但却有很好的开放基础,财富全球论坛、世界华商大会、全球500强的落户是明显例证。对四川而言,要推动经济圈的发展就要把四川自己的事做好,这样才能与周边的重庆、西安等城市建立合作的机制。同时,建立快捷的城际交通,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以协调解决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此外,构建区域一体化发展机制也很重要。

“共同打造菱形钻石经济圈,可以从更高层面上谋求整个西部的发展。”对于打造菱形经济圈的构想,全国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院长罗霞如此表示。

“如果大家能够互相协同协调起来,一块来共谋发展,更能实现合作共赢。”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大学副校长高岭认为,强调西安、成都、重庆和昆明这几个西部重点城市的协同发展,是非常好的思路和想法。围绕国家大的战略目标,大家联合起来,可以一起组建更大的创新体,共同构建一些大的产业。

向东 则可以借助长江水道,发展长江黄金水道通江达海的多式联运

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大学副校长高岭对这枚“钻石”充满向往和憧憬:“大家能够互相协同协调起来,一块来共谋发展,更能实现合作共赢。”

“成都我去过好几次,过年过节去购物啊,逛逛景点啊。”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云南民族大学民族研究所民族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杨宗亮谈到成都,饶有兴趣地说,成都和昆明两个兄弟城市实际上互动很多,联动发展的空间很大,在西部大开发中大有可为。

昨日,成都商报对“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经济圈”的报道,引发了四地知名学者、教授、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热议和赞赏,他们也就四地如何协同发展、联手进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云南民族大学民族研究所民族经济研究室主任 杨宗亮

在旅游方面,云南主要有少数民族旅游资源,而成都在历史文化资源方面很丰富,两个城市可以尝试在旅游方面深入合作的可能。另外,他认为四川在工业上优势突出,希望能引进一些企业到云南来。而云南在绿色产业上很突出,可以将热带水果、蔬菜和生物医药等输出到成都来,双方进行互补,携手发展。

杨主任认为,成都和昆明在区域发展和产业分工上有所区别,昆明一直打造面向东南亚和南亚的中心,这方面更有优势,成都则在人才和技术方面比昆明更好,因为成都的大学比昆明多,这块可以互补。

从国家规划层面构建成都、重庆、西安、昆明“成渝西昆菱形经济圈”,打造西部大开发的升级版。

对于构建“成渝西昆菱形经济圈”,实现“一带一路”战略和长江经济带战略的互联互通的想法,高岭表示认同。高岭认为,上述几个城市的协同发展,重点还是围绕经济方面展开。具体如何协同发展,需要大家坐下来认真探讨。其中,首先肯定要考虑产业结构的问题。“各个城市要先把各自的产业进行详细梳理,分析各自的优势和特长,大家互相取长补短,合作共赢。”他建议,促进上述几个城市的协同发展,在实施政府引导的同时,可以考虑通过学术界,比如高校之间和科研院所之间,对有些方面的问题进行提前规划,进行战略方面的交流、研讨,提前开展一些工作。

罗霞说,成都立足于“长江经济带”,具有上衔“丝绸之路经济带”下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独特地位,是西部经济发展的高地,具有承南接北、通东达西的重要作用。她认为,在构建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经济圈时,成都应起牵头作用。同时,要加快这个区域的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等的分工,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今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能不能把这个区域的规划,就像长三角、珠三角的规划一样纳入‘十三五’规划,进入国家的战略,这也是需要做的事情。”

在谈及双方如何合作发挥区域优势,推动西部发展时,王济光表示,口岸合作是非常必要的。在他看来,长江黄金水道是长江经济带支撑性通道,长江上游的城市更应该加强合作,利用好长江水产,把进出口贸易的便利通道做得更好,“这是成渝双方都应该共同研究的,具体说来可以在降低通关成本、提高通关效率,而国家推动的长江流域一体化通关为双方合作提供了更好的历史机遇,成渝两地可通过合作体现出内陆经济特色。”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李铀,对于构建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经济圈的合理性予以了肯定。“成都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的结合点,是国家向西发展的一个很好的支点,而(菱形经济圈)这个区域,也恰恰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的结合部。”虽是初次听到这一经济圈的构想,但他认为,菱形经济圈的几个主要城市,特别是成都、重庆和西安,本身在经济发展产业发展方面就是西部的高地,实现互联互通,有利于提升西部整个经济带的发展。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把‘一带一路’建设与区域开发开放结合起来”,“加快互联互通、大通关和国际物流大通道建设”。为此,建议打造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结构经济圈,有利于更好实现“一带一路”战略和长江经济带战略的互联互通,形成紧密经济圈,发挥区域优势,推动西部更好发展,形成中国新的经济增长极。同时,也有利于打造国家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新的战略平台,推动东、中、西部更好地均衡协同发展。

“成都和重庆都有国家级的新区,并且同属成渝经济区,双方是一种互补合作的关系,双方应该在合作中获得更大发展。”昨日,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口岸办副主任王济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国务院对成渝两地的定位和产业布局上,都是各有侧重,“虽然有竞争,但互补更多,双方在合作间共同发展。”

向西 通过目前开成的中欧班列网络,可形成通往中亚、欧洲的运输大动脉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史贵禄表示,成都、西安、重庆、昆明这四个城市形成一个经济圈,可以成为西部经济发展的抓手。

史贵禄认为,这4个城市的经济是有互补性的。比如西安、成都、重庆的互补体现在,陕西有资源、能源,主要是向成都、重庆输出的。像成都也有好多的优势,在西安等地办厂可以互补。这些资源都是互补、共享的。他表示,陕西是丝绸之路的起点,将西安、成都、重庆、昆明四个城市连在一起,对于“一路一带”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集中连片、互相弥补。

史贵禄说,这个经济圈肯定很好,在西部大开发中,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他介绍,西部现在发展空间很大,这四个城市联动发展,在经济发展方面更有空间。史贵禄说,他认为有以下发展空间:一是,在城市建设的领域,棚户区改造,城市基础配套设施建设方面,空间还很大;第二,现在西部地区,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空间非常大。

从产业上来看说,成都、重庆各有优势。王济光告诉记者,成渝两地在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打造方面有很多可合作的空间,“虽然我们是两座城市,但我们都属于成渝经济区,应当考虑突破行政区域的限制,将双方的合作推向深远,相信这次全国两会后两地合作会有更多的推进。”

向南 可依托成都、昆明及泛亚铁路南通道,可打通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及中国西部的出海大通道

“目前云南跟广东广西合作更多一些,成都和昆明都处在西部,互补性不是很强,差异性也不是很大。”杨主任认为,如果要推动两地携手发展,除了地方自己的努力,更多要从国家层面去推动,从产业布局、发展规划来进行一个推动。

“听到成都提出构建成渝西昆菱形经济圈,我觉得是成都站在更高层面上谋求整个西部的发展。”昨日,得知构建成渝西昆菱形钻石经济圈的构想,全国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院长罗霞表达了赞同与支持。她说,就成都而言,“一带一路”讲的是带,如果是菱形的话,带动的不仅是一个带,而是一个面的发展。“依托两带一路的发展,加快西部的建设,这个平台更大,惠及的人更多,带动的面更广。”

对于“菱形经济圈”的打造,全国人大代表、昆明市第一职业中专特级教师李光惠特别有感触。李光惠的老家在四川岳池,出生在重庆,之后又到了昆明工作。在李光惠看来,成都和昆明是相邻的两个省会城市,在说话、饮食习惯上都有一些相似之处,“两座城市如果携手发展,在经济文化等方面交流会有相当大的潜力。”

在著名的“丝绸之路经济圈”的版图上,有一个由成都、重庆、西安、昆明四座城市所构成的重叠区,如果用笔连接出来,立即呈现出一枚菱形(钻石)的外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