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区域都没有消防栓灭火器

2020-08-12 14:08

据村民提供的河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2015年2月作出的《关于尹玉山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答复》记载:“截止目前,我厅未收到关于濮阳引黄灌溉调节水库项目核发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的申请。目前,也未对该项目核发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

关于拆迁安置,张仪村1组村民李素玲说,拆房的时候也没给我们签协议,就给我们一张拆迁房屋分户评估咨询报告,报告上有评估公司的名字,但是没有盖章,我们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仪村15组村民徐宗亮告诉记者,2014年7月家里的房子被拆除后,自己既没有得到临时过渡安置房,也没有拿到过渡费。对于目前的生活,他说,今年在地头上盖了一点,临时住在那。我老娘80多岁了,人家不租给我们房子。

对此,濮阳市引黄灌溉调节水库建设管理办公室临时负责人王泉斋说:水库设计本身就是敞开式的,蓄水以后当地成立了由15人和4艘快艇组成的安全救援队,负责湖区巡逻,湖边共设立大小警示牌300余块,并和辖区内的学校、家长签订了责任书,主管部门已经尽到了安全警示和提醒告知的义务。

2015年8月,14岁的谢祥政溺亡。谢祥政的父亲说,“该14了,男孩,要活着的话就是上初中二年级。”

但村民们普遍反映,从征地、挖湖到拆迁、安置、当地有关部门并没有征求过大家的意见,召集村民代表开会也只是要求他们去给村民们作动员。张仪村15位村民代表在联名签字的证明材料上写道:“拆迁安置、征地、挖湖,没有开过一次群众代表大会,也没有开过群众听证大会”。

张仪村10组组长尹明山也有抱怨,“拆房子的钱买不起楼,要过渡房也没有,要租赁费,从5月份开始,到现在9月份了,1分钱不给,跟老百姓协议都没有,连个白条都没有,打官司也没法打,全村拆迁的几百户都是这样的情况,现在老百姓没法过了。”

濮阳市开州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张继禄表示,在征地之前,群众都已经听证了,就是同意征收。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有河南省濮阳市听众向中国之声反映说,在濮阳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内,7000多亩良田正被挖成“龙湖”,挖出的土方被堆积成绵延五六公里长的“龙山”,去年9月,龙湖蓄水后已有多人溺亡,随着堤岸被冲刷塌落,部分未搬迁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而从征地到拆迁安置,没有人征求过他们的意见,也没有人和他们签订过相关协议。

对于当时的情况,尹彦华回忆:从厨房顶上噼里啪啦响,得有一晚上,就直接烧到我爸的卧室。后来我爸踩着东西往上面一摸,手可烫,才知道是着火了。整个区域都没有消防栓灭火器。

对于村民们“没有签订征地协议”的说法,濮阳市开州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张继禄给出的回应是,征地这一块就是跟村集体有默契,就是村里面同意我们再征收,这就相当于一种口头协议,我们没有向每家每户再签订征地协议,没这样搞。

2015年7月,25岁的刘云涛与同伴同时落水后,一人获救,一人死亡。刘云涛的妻子说,“我老公掉下去的地方是一个很深的坑,用三四米的竿子打不到底,救援人员下去以后也说里面很深看不到。”

2015年6月,开州街道办事处许村村民,40岁的田建峰落水溺亡。田建峰的妻子描述了当时的情况时,“当他弯腰的时候,滑下去了,俺小孩就下去去捞他,当时没捞出来,他不会游泳。”

据相关文件记载:“濮阳市引黄灌溉调节水库是省、市重点工程,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列入全国中型水库建设规划,平均水深5.04米,最大水深6.5 米,工程永久占地面积7048亩,其中耕地6020亩”。从龙湖挖出的土方在原有的耕地上堆起了一座“龙山”,据介绍龙山全长约6.4公里,记者实测显示,龙山最高点据地面的垂直高度约50米。

采访中,村民们介绍,永久性安置小区建成前,政府承诺负责提供临时过渡安置房或租房的过渡费,但从今年5月开始,过渡费一直没有发下来。

而对于溺亡人数,王泉斋介绍,已经死了八个人了,其中三个是自杀,四个是在游泳区域以外游野泳,还有一个是意外,在湖边骑车翻到湖里了。

记者专程来到濮阳市消防支队询问情况,工程验收科工作人员介绍,临时建筑,按照公安部建筑工程消防监督管理规定,消防不审核、不验收。

据村民提供的2015年5月“发改复决字[2015]12号”文件——国家发改委《行政复议决定书》记载:“被申请人(河南省发改委)作出1295号批复时,缺少法定前置条件,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本机关决定,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1295号批复。”

对此,濮阳市开州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张继禄表示,群众说的是事实,但我们这个钱不是财政上的钱,就是龙湖融资平台这个单位,资金走的有点慢。

张仪村附近,共建有两个由彩钢板加防火材料搭建而成的临时过渡房集中安置点,电线杆和裸露的电线在每户人家的房前屋后交织,目前约有320户被拆迁村民在这里生活。一周前,张仪村14组村民尹彦华家房顶金属板内夹层发生燃烧,记者采访时,房顶内侧的金属板已融化变形,外侧的绝缘海绵焦黑一片,站在屋里透过房顶可以看到天上的云。

“龙湖”是当地人习惯的叫法,位于河南省濮阳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内,与濮阳市区之间没有明显的间隔,龙湖准确的叫法应该是“濮阳市引黄灌溉调节水库”,龙湖附近,一些楼盘和建筑项目正拔地而起。

张仪村2组村民管利民对此表示,我家是去年5月拆的,我们在市里租房子,一年房租费是1.3万,当时他们说租房子给出租赁费,到下一年把租房子钱打到账户上。去年拆房子的时候付了第一年,可这第二年钱还没到位。我们家有点困难,我老公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挣不到钱,我没有工作,我们两个孩子都上学,连房租费带生活费,一年都得两万多。

濮阳市开州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张继禄表示,村民的后顾之忧就是将来回迁的面积,并没有签订协议。关于没有盖章的评估报告,张继禄回应称,这就是一套完整的资料,不一定每家每户都单独的给你盖个章,但总体的这个资料都是存了档,上下一条线通着的。

记者调查发现,当地人所说的“龙湖”是濮阳市引黄灌溉调节水库工程。2011年8月,河南省发改委作出批复,原则同意该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 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因“缺少法定前置条件”对河南省发改委作出的批复文件予以撤销。这期间,库区村民的大量耕地被占用,房屋被拆除,部分村民住进了临时安置点,一周前,这里的一处房屋还发生了火灾,部分没能住进临时安置点的村民已不能按时领取租房补贴,安置小区的施工现场目前还没有工人入住。

村民代表尹庆安说,从开始挖湖没有开过一次群众大会,也没有通过群众按手印看你通过不通过,也没有经过群众同意就挖了这个湖。

尽管如此,龙湖的开发进度并未受到影响。几年间,龙湖原址上的耕地被征收,房屋被拆除。

2011年8月,河南省发改委(豫发改农经[2011]1295号)作出批复,原则同意濮阳市引黄灌溉调节水库工程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

2014年9月“龙湖”蓄水后,成为当地的一道风景,傍晚、周末或节假日,到湖边休闲散步的人络绎不绝,湖边没有护栏,孩子们可以随意进入湖中玩耍。